Sunday, August 6

Ear 耳朵的故事


我耳朵里耳屎多,几十年前就这样了;而且一进水就容易发炎。

2014年8月,在家庭医生例行检查时说起这件事,她看了一下耳朵,说耳屎太多看不见
什么,就让我去护士那里清理一下。

护士拿着waterpit的喷头冲左耳,冲不出来;右耳一下就出了一大堆耳屎,我当时就觉得护士说话的声音大了起来。看来平时我真的耳聋?但是左耳里还有很多没出来,护士让我连续三天往里滴油,三天之后再来。

三天之后护士用一个大针管往左耳冲水,马上就成功了,很大一块耳屎流了出来。

故事开始了。

一星期后见家庭医生,她很高兴,两个耳朵都看得很清楚,然后问我:你左耳耳膜里有个洞,你知道吧?
是吗?我从来不知道!
伤疤比较旧了,从来检查过吗?
很久以前...大学期间...医生想看,但都被耳屎挡住了.
以前耳朵有问题吗?
一进水容易发炎...小学时候就有,外婆还在山上挖一种山薯,把薯汁滴进耳朵,我还
能记得在耳朵里面“喳喳”的声响... very questionable.
哦,那现在就不好说,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耳膜的。到底是你小学时候,还是上星期冲水造成的。去看耳科医生吧。

我没有像glemonxyy那样满世界找名医,就跟着家庭医生的推荐,见到了一个小年轻。

看了看,他确认了耳膜里的洞,告诉我几点:
1,回头做一个 audio test
2,一定要保证耳朵干燥。洗澡、游泳时用耳塞。出水后用吹风机吹耳朵。
3,先什么都不做,过三个月看看耳膜会不会长回来。


Audio test 确认了我的左耳比右耳差一些,在正常范围的外面一些。所以,
officially, I am deaf. 
三个月后再看,没变化,把我推荐到本系统的一个40多岁的老医生那里。

他看了耳朵,让我再约个时间,过来做一个小手术,会有50%的成功率。

这么几次来回约时间,到2015年8月,才正式做了一些东西。

他在耳朵里检查一番,我还没做好准备,一阵疼痛,他告诉我做完了:他把一张纸(
patch) 放到耳膜上。
离开诊所开车,我马上感觉车里音乐的音量太大了,必须调低点才能忍受。

三个月后回来检查,很遗憾,耳膜没有“顺”着那张纸长出来。现在有两个方案:1,
到医院里全麻做一个手术,99%成功率;2,还在本诊所做,把耳垂里的脂肪抽出来补在耳膜里。75%成功率。当然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什么都不做,反正这么多年我也过来
了。

想了好久(其实也没真想,就是重度拖延症而已),终于约了时间,在今年(2016) 3月做了75%成功率的这种。

做手术时一个窥镜放在耳朵里,景象播放在我面前的屏幕上。这次在耳朵旁放了麻药,里面也滴了一些。脂肪抽出来了,在耳朵了也捣鼓了一阵,我以为会像上次那样把脂肪放在膜的破洞上就完事了,结果他居然呼噜一下,把那块80%好的耳膜都捣烂了,才把
脂肪填进来。人为刀殂,我为鱼肉,就是我当时的感觉了。就那么填在那里,也没有缝
没有补的。

两三个星期里,我都不敢侧躺,怕把这好不容易的脂肪给搞丢了,滑出来(或者滑进去)。

幸不辱命,两个月后去检查,说耳膜已经成功长出来了。




边的是1年前的检查结果,圈圈的是右耳,没有问题;叉叉的是左耳,大部分在虚线以下,就脱离了正常范围。

右图是今天(2016年9月)测试的结果,圈圈和叉叉都和去年的右耳差不多,都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