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6

那良故事之: 滚水漉出捱

对于外地人来说,这个标题的每个字都要翻译:
滚水:就是滚烫的水。在客家话里,就用“滚水”来表示开水。
漉:在客家话里,可以是动词,烫,也可以是形容词,表示很烫。
捱:捱话,就是客家话。客家话里用“[ŋai]”来表示“我”,所以客家话也叫做捱话。
好,翻译完毕。现在开始讲故事。

故事应该是发生在解放前,一个那良子弟到外面“叹世界”,闯荡了几年,回来之后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目中无人了。以说捱话为耻,不管跟谁都说只说粤语。这天到朋友家里,朋友给他倒了碗开水,但是听他满嘴粤语,很不高兴,把碗重重放到他面前,滚烫的开水漾出来,烫着他了,他拼命叫:
“漉啊!漉啊!”
朋友说:“要用滚水才能把你漉出捱!”

“滚水漉出捱”,就是用来警告年轻人不要忘本,不要狂妄自大。

“我很乖!”丫丫说

“妈妈,今天我很乖!”丫丫说。

下一句话,就将是:
“可以吃一个 (蛋卷冰激淋/Jimmy哥哥送的巧克力/一切我们严格控制的食品) 吗?”

一般而言,只要她还没有刷牙,愿望都能得到满足。

Labels:

Friday, June 10

Google《谷歌让我们变笨了吗?》

互联网是个充满干扰的世界,它鼓励人们快速转移注意力,防止人们持续集中精神对某个课题进行深层或创意思考,也不鼓励人们对普遍看法提出挑战。深受许多互联网用户欢迎的搜索引擎,往往引导人们到同一个资料来源,这令问题进一步加剧。至于社交网站,虽然给用户带来不少乐趣,却因为时不时就发出简短信息给用户,令他们的生活备受干扰。

  卡尔说:“我们快速地获取这么多资讯,以致我们一直处于认知超负荷的状态。同时执行不同的任务,会削弱我们的认知控制,我们丧失了决定这是重要的,这是不重要的能力,我们现在要的只是新的资讯。”

Hot Chocolate

上个月才注意到公司厨房里有速溶hot chocolate,用开水一冲,又香又甜!

hmh, unhealthy. I like it.

由于没有足够的凉开水浇灌,电脑旁边的花枯了。

Friday, June 3

TODO list 最近脑袋想着的两件事情

1,锅炉。加一个隔断,分开热水和冷水。
2,ride & ride,骑自行车/CTrain上班。
3,写一份编程教材。java.
4,翻译幼儿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