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4

现代诗歌

喧嚣的舞池
匝踏的人声
我容易醉在酒里
繁华中我是陷落的城池
人们拒绝我哭泣

今夜无人的角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黑夜的星辰也灿烂得有一些些的玄虚

辗转的心碎落泪的乞求
我容易憔悴在梦里
丢失了钥匙的我游荡在风中
人们不会记得那是谁

今夜无人的空间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失去了牵挂的女人自由得想要飞



这是我最喜欢的诗。孤独、憔悴、高贵、自由,都能在这首诗里找到。

下面这首比较古典一些:

青青的山倒影照淡绿湖上 看水色衬山光
浮云若絮天空里自在游荡 笑苍生太繁忙

今天的她竟跟我泛棹湖上 美景仔细欣赏
平湖若镜水中的影子也双 这光景最难忘

闪闪金光轻飞跃淡淡湖上 晚风吹过水乡
斜阳又似胭脂染在面庞上 这一刻最难忘

在水中央有俪影一双仿似画在湖上
愿终此生永共她一对一双



有人认出来:第一首是陈明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的歌词,而第二首是林子祥的《在水中央》。不错,这就是今天的主题:现代的诗在歌中

上星期有人说现代诗已经死了,其实,更多的诗在我们的生活中。最俗的人都能吟出

小河弯弯向东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
东方之珠我的爱人
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月儿弯弯的海港
夜色深深灯火闪亮
东方之珠整夜未眠
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



所以,诗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灵魂中。

歌词,就是诗么?
你反过来想想:什么是诗、词?历史上五言诗、七言诗、婆萨蛮,就是为了套进当时流行的调子之中让人传诵、传唱。所以,本来诗和词就是歌词,只是那时候的音乐记载方式不成熟,没有把曲子流传下来,后人无法重现。白居易的《琵琶行》说的很清楚: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小姐你别走,这首《琵琶行》写好了,你再给大爷弹一曲。”

最后送给寻觅现代诗的人:

美丽,就在生活之中

Labels:

4 Comments:

At September 28, 2005 9:41 PM, Anonymous 尼娜 said...

因为BEN这个名字发现你的网页, 很不错...

 
At September 30, 2005 7:49 PM, Blogger Ben said...

Welcome. I'm glad you like it.

 
At October 09, 2005 7:50 PM, Anonymous 尼娜 said...

你好象去看过我的网页了呵呵...
北岛翻译的诗歌我很喜欢发给你:
十月的诗
这是我去天堂的第三十年
醒来我倾听港口和附近树林
贻贝聚集、苍鹭
为岸布道
早晨召唤
用水的祷告和海鸥白嘴鸦的啼叫
而帆船敲击网织的墙
我自己踏进
那瞬间
依然沉睡的小镇, 动身。


我的生日始于水
鸟和展翅的树木之乌鸦飞我的名字
在那些农庄和白马之上
我起身
在多雨之秋
在我所有日子的阵雨中外出。
潮水涨, 鹭下游, 当我上路
越过边界
而城门
在小镇醒来时关闭。


涌动的百灵鸟在滚滚
云中, 路旁灌木丛溢满乌鸦
的呼哨, 十月的太阳
夏天一般
在山冈的肩膀
天气宜人, 甜蜜歌手们突然
走进我游荡其中并倾听
雨水淋湿的早晨
寒风吹透
我脚下远处的树林。

苍白的雨在缩小的海湾上
在大海弄湿的蜗牛大小的教堂上
用触角穿透迷雾,而城堡
棕褐如枭
但春天和夏天的
所有花园都在吹牛中怒放
在边界那边在百灵鸟充斥的云下

在那里我会为
我的生日而惊奇
但天气突变。


它避开那欢乐的国度
随另一气流而下, 蓝色改变天空
再次流出夏天的惊愕
和苹果
梨及红醋栗一起
在转变中我如此清楚地看见一个孩子
那些被遗忘的早晨, 他和母亲
穿过阳光的
寓言
和那绿色小教堂的传说


以及两次被告知的幼年田野
他的泪灼烫我的脸, 心跳在我胸中。
在树林河流和大海之处
一个孩子
正倾听
死亡之夏把欢乐的真理
悄悄告诉树石头和潮水中的鱼
而神秘
还在
在水中在啼鸟中欢唱。

在那里我会为我的生日惊奇
但天气突变, 那长眠的孩子
所歌唱的真正快乐燃烧
在太阳中。
这是我去天堂的
第三十年,站在夏日正午
而下面的小镇满树十月的血。
噢愿我心中真理
仍在这
转变之年的高山上`被歌唱。
( 北岛 译)

 
At October 10, 2005 1:24 PM, Anonymous 尼娜 said...

嗨,BEN 
刚和朋友在酒吧喝完酒,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3:30分, 呵呵, 一直在等那个BEN 的邮件, 不过看到你的留言还是让我感到很温暖, 即使,只是因为一个名字---BEN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