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7

812 天津海港爆炸后续摘抄2

趁还没有被遗忘 讲一讲我所经历的8. 12塘沽爆炸

时间:2015-09-10 09:30:42  来源:新浪  作者:
天津塘沽大爆炸过后已经快一个月了,在爆炸当中受伤的我也终于得以出院。虽然身体现在仍然比较虚弱,伤口也还在恢复,但人总算是可以大概回到正常生 活了——如果这样一番大变之后的生活还能算得上正常的话[苦笑]。其实在住院期间我就一直想要写下来自己和家庭所经历下的这场灾祸,只是一直苦于各种条件 的不允许,只能等到出院后才能付诸纸上。不知道这件事过了这么久到底还会有多少人记得,但写下这篇也是希望能让自己铭记发生的这一切,铭记活着到底是一件 多么美好的事情。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本人天津塘沽本地人一只,除高中三年在北京读书之外一直生活在塘沽/开发区,事故前居住于万科海港城清水蓝湾——也就是离爆炸中 心最近的那个小区。我的家庭属于小康水平,只有这一套房子(还是期房,之前的房子卖了准备供我出国读书),刚刚入住大约3个月。我父母均为国企或事业单位 人员,但都真的只属于基层人员(要不我家还用卖房供我嘛[笑])。我本人呢,本应于今年8月20日入读美国的SwarthmoreCollege(实际上 这个学期的学费我都交完了[笑]),现已延期入学。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请原谅我的废话,但这些信息之后都会在叙述中有或多或少的作用。好啦,让我们开始讲故事吧。
事故发生于当天11点40左右。当时家里只有我和母上,父上那边是因为被公司外派到了深圳常驻,所以没有在家。事发当时我母上已经睡觉了(她休息得 比较早),而我则是躺在床上和已经出去了的小伙伴聊微信。因为我的床正对着我屋里的那扇大窗户,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窗外的天空。当时我摁着摁着手机,突然 发现窗外天空亮了一点,我就放下手机看了一眼。就那么一瞬间突然整片天空都变成了亮橙色,紧接着是一声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响最恐怖的一声巨响。具体有多 响?响到我以为是原子弹爆炸了或是世界末日来了。可能听起来有些可笑,但这也真是因为我当时没什么时间多想,因为巨响发生的同时我就看到窗户炸成了碎片朝 我飞了过来——具体没有看清,因为我当时自卫性地侧过了身用手臂挡住了头部要害。之后完全是出于自我防卫的本能,我抓过旁边的垫子挡在了身上,防备有下一 个余波(当然现在想想真是有点没必要,因为第一下该炸的都炸没了……)。然后又是一声没有那么强烈的爆炸声。
我能感受到左肩附近有点温热,用手一摸发现全是血。之后我就听到了母上喊我快点出去。这时我已经有点受惊了,整个人处于一个僵直的状态,也没有意识 到自己伤情的严重性。后来我母上踏着满地的玻璃碴子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跑到了过道里面,那时候我才发现我有点头晕发冷,低头一看整个左半边胸口的衣服都 已经红了。那时候母上正拽着我往她房间里跑,我脚底开始发软,叫了她两声她也没有听见,就这么被半拖着进了她的房间。我进去就垮在了床上,她没发现我的异 样就跑出去关电闸了——我妈以为是我家被雷劈了。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用手摸索着左边肩膀,发现锁骨那附近在冒血。真的是在冒。像趵突泉那样冒。一直停不下来。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可能是主动脉受伤,我要完蛋了。真的,特别简单的两个想法。连害怕都没来得及,就是一个特别清醒,特别绝望的认识:我要死了。
然后我把我母上叫了过来,声音还打着战。那时候她也意识到我不对劲了,跑过来以后我告诉我妈,妈,我受伤了,可能是动脉,有点不太妙,需要伤口按 压。那时候我妈算是镇静,一边拿开我软绵绵地摁在伤口附近的手,一边扒开我领口找伤口。找到了之后立刻摁上了还问我使不使劲疼不疼。说实话,我当时一点痛 感都没有,而且身为一个生物狗的天性告诉我,越使劲越好。虽然如果真的是主动脉出血,多使劲估计再有几分钟也完蛋了。
当时满脑子都是,这出血量,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然后,我就特没出息地崩溃了。真是特别没出息。我一边安慰我妈没事儿一定要按住伤口别让我睡着一边哭着说我还这么小我连大学都没上啊我不想死啊,在 两个极端来回换,虽然我特别清楚地知道现在说这些只会让情况对我俩都更难受。我妈也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有时摁着摁着就没劲了,我还要伸手帮她一把一起 摁,一会儿跟我说没事儿别害怕会没事儿的一会儿冲我嚷别说那些有的没的的。就这么过了最开始的几分钟之后我母上当机立断要开始联系救援,但是又要摁住伤 口,于是她就想帮我先包扎上然后去拿手机。然而我家也没急救包,于是我母上就近拿了条裤子想帮我捆上。捆的时候也是各种问题,因为伤口在的地方大概是左侧 锁骨中央偏下,所以外行人特别难找到合适的角度把绷带(裤子)扎得足够紧来止血。我妈努力了十分多钟之后算是找了个差不多的角度给我捆了一下,我自己拿手 摁着,然后她就去找手机了。
之后我自己在屋子里躺着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声音比刚才爆炸还要恐怖。各式各样的警笛声也盖不过楼下的尖叫和嚎叫声。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感觉简直和地狱一样。这时候距爆炸发生已经大概二十分钟了。
我妈赶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也满脸都是血,浑身都是血。然而虽然听起来很差劲,但当时我看到我妈还能活动自如就真的没有再多想了。当时我只想找人来 救救我。这时我妈接到了一个亲戚打来的问平安的电话,但因为太远以及各种原因我妈也只是匆匆讲了几句,也没有让他们过来接我们。之后,我们第一反应是打 120,在打了十几次都占线之后终于打通了。我妈(以当时的标准来看真的是)极为冷静地报告了我伤情的严重性和我家的地址,我在旁边哭着拜托他们快点来真 的快不行了(然而其实当时我应该意识到过了二十分钟我还没失血而死还能说话就说明应该不是主动脉受损)。可是120那边表示最近的泰达医院已经没有车了, 让我们打电话联系大港医院。我和母上还很死心眼儿地给大港医院打电话,但一直都是占线根本打不通。然后我提出找警察叔叔,但是母上手机不知为何打110说 是空号。
那时我们两个真的已经绝望了,手机也快没电了。我妈想过去地库开车带我去医院,但首先我家是14楼,电梯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能用了,而我妈一是不可能 一个人把我弄到楼下,二是她也不确定这时候车还能不能开,地库(需要刷卡才能出去)还出不出得去。这时我妈想起来可以联系同在开发区的我小姨。那时候她的 手机也快没电了,而我也因为失血没有力气说话了,整个状况压得她精神处在一个极度紧张的状态,手不听使唤,再加上手机满屏幕的血,导致她基本没法顺利拨出 号来。光是打出这个电话我妈就花了得有三四分钟。但幸亏这通电话打出去了,我姨家里那边也都没有情况,所以他们(小姨和姨夫)接完电话就赶向了我家这边。
虽然是立刻就赶了过来,但因为他们家在第三大街,我家处于第五大街延长线,之间的距离平时开车也要十来分钟,出事后各种交通混乱(都急着跑路or送 医院)导致他们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赶到我家。当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那半个小时对于我和我母上来说真的跟一辈子一样那么长。期间我和她探讨了我家 的内部问题(你跟我爸爱我吗系列),她找了一整瓶云南白药洒在了我的伤口上,找来了充电宝以保证手机通畅,收拾了一个拿重要物品(钱,手机,还有什么我记 不得了……)的包(我真是要给我母上的机智冷静点32个赞……去医院多亏她这个包了)。
等了快半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实在等不下去了,决定先出去能下几层是几层跟他们会合。她给我俩都找了双鞋(要不脚就真成马蜂窝了)然后逐渐往楼道里走 (虽说不应该轻易移动伤员但当时哪顾得了这么多),我伤口的失血虽然好了一点但还是在不断往外流,我也因为失血头晕目眩腿脚无力。幸好走到门口发现门没被 炸坏,还能开(这个真的是谢天谢地了,要不真是完蛋了),我和我妈就一瘸一拐地走进了楼梯间。
然后我实在走不动了。要是再走着下楼我真的就要失血而死了。此时我母上虽然有想要把我背到1楼的决心,但说实话突破人的体力极限什么的,真是太难 了。她本身身体也不好,有腰椎间盘突出,把我大概背了半层楼就走不下去了。当时在她背上的我满脑子都是,这要是摔下去我俩就都玩儿完了,于是我让母上把我 放在了楼梯上,让她也休息一下。但其实当时那么一折腾我又失了好多血,躺在楼梯上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
就在这时候我妈在楼梯间里大吼了一声(当时我并没听见上来的脚步声),然后我就听见了我小姨和姨夫的声音。当时多亏了他们及时赶到我才没休克,因为 可能能得救了的希望真的是能给人很大力量。那时候一起来的还有万科的保安大哥,在这里也真的要好好地道一下谢。他和我小姨夫各抱我下了6楼左右(可能保安 大哥走的层数还比较多一点),我当时虽然没戴眼镜也能看清楚他俩真的是特别,特别辛苦。本身一口气爬上14楼就已经是很大的活动量了,下楼还要抱着一个 50多公斤的人,真的是他俩每个人都累得额头青筋暴起。刚开始我还口齿不清地道了几句歉(我似乎说的是不好意思我真的很沉吧),后来气也接不上来就闭嘴 了。那时候距爆炸发生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之后我的记忆就不太清楚了。模模糊糊记得被抬上了小姨的车,在车上我妈一直跟我说话让我保持清醒,走走停停了快半个小时还是没到医院(太堵了当 时……)。最后在离泰达医院还有几百米的路口发现前面停了一辆救护车似乎在接伤员准备往医院开,我姨夫特别果断地下车冲向那辆救护车大叫我们这里有个重伤 伤员。救护车旁边的警车里两个姐姐立刻就赶了过来,让救护车等一下带上我一起走。……但因为是两个姐姐,所以我是被半架着走过去的,各种头晕目眩眼前发 黑。不过当时幸好一是血已经大致止住了,二是我的求生意志比较强烈(真·怕死星人),算是成功地挪进了救护车里。当时另外一个爆炸伤的伤员已经躺在了担架 上,所以我只能坐在一边的座椅上。因为车里已经满员了(或是其他原因?)我的家人都没能跟着一起上车,但我的母上特别机智地把她的手机留给了我,以防之后 找不到人。当时真的是累得+失血得大脑一片空白想不了什么了,就瘫坐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捂着伤口,就这么一路到了医院门口。
到了医院我迷迷糊糊地就躺上了担架进了急诊室,那时候我才发现医院里都是血刺呼啦的人。脸上都是的,胸口全是大道子还在冒血的,腿上皮开肉绽的…… 我本来是被拉到手术台前排队的,但那个送我去的护士/大夫姐姐问了我一句是不是那个大动脉破裂的,看着不像(……)我特别没走脑子地来了一句,对我觉得应 该也不是大动脉啊,应该也就是个副动脉要不我早死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在那儿跟一群轻伤伤员一起等(我也不知道在等什么),那时候虽然躺着但我也真的实在没有什么力气继续捂着伤口了。当时我看到 旁边的一个阿姨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就拜托她帮忙帮我按着伤口。最开始阿姨有点犹豫,可能也是不知道怎么按压,但旁边一个腿部受伤的姐姐(后来我才知道她 是这个阿姨的女儿)说这个一定要帮忙按着后她就过来帮忙了,一直到后来我被推到一个小房间里等待手术她都在帮我按着伤口(那时候她女儿还在外面),还和我 说话让我保持意识……真的十分,十分感激。在急诊室躺了大概20分钟无人问津之后,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他们总算到了医院,但在急诊室找不到我。我大概给 他们说了一下我的位置,然后又过了五分多钟他们才找了过来——因为外面的人,实在太多了。
不过也多亏了我家人及时赶到,他们跑去拽了一个急诊大夫过来我才终于被送上了临时手术台。当时急诊的大夫看了我的伤势之后立刻断定是创伤性血气胸, 然而因为本身医院已经受损加上伤员过量,他们无法处理我的情况,建议转到其他医院进行救治。他们只能在这里做最基本的创伤处理aka缝合。然而,当时的泰 达医院,已经连麻药都找不到了。连消毒的碘酒棉签都是东拼西凑弄来的。大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手术包后告诉我们,现在要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进行缝合,只能忍 着点。虽然我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接近麻木,但真的还是很痛。很痛很痛。我记得每一针下去我都会紧紧地抓住我母上的手,因为根本叫不出来,顶多有气无力地哼几 声。缝了大概四五针之后,算是把伤口闭合了。讽刺的是,刚缝合完就找到麻药了……不过也没办法了。
之后我就被推出了医院,准备去天津市里的医院接受治疗。但我因为太过虚弱已经根本没法自己走回车上,多亏当时在医院门口的志愿者把我从担架上抬到了 车里,还有热心人询问我们有没有车,需不需要帮忙送到其他医院(现在想来当时事故刚发生不久就能有那么多既热心又有秩序的志愿者真的太不容易了,也特别感 动……我相信很多人都因此获救了,谢谢你们。)……
在问过医生和其他热心人之后我们决定去到三中心,因为这家是相对来讲最近的一家三甲医院。但就算是最近的,我们也开了大概一个小时的车才到(开发区 和市里还是很远的)。虽然可能那阵睡着也没什么危险了但我还是撑了一路没有睡觉。路上也是各种打着双闪飞驰在高速上的车,估计都是去向市里的伤员……我们 到三中心的时候大概已经快四点了。因为市里这边的医院当时也都接到了通知,所以这次完全没有耽搁直接就把我弄上了急诊手术台。大夫的诊断也是创伤性血气 胸,需要胸腔引流。在插了两根管之后(一根气管一根液管)我就被送进了胸外的重症监护。那阵已经是凌晨五点左右了。
之后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疲劳和失血我几乎是进了病房之后就睡/晕了过去。再醒来就是第二天早上了。我那时候才发现我母上也受了比较重的 伤,左侧腋下有个10cm+的划伤和一系列小的割伤,左手中指肌腱断裂,总共缝了有二十多针……她是过去叫我的时候被第二波爆炸震起的玻璃碴划伤的L。
从这之后就是一段漫长的恢复期。最开始的一周我下管(积液+积血)大概有1500ml+的引流量,输了两个单位的血(血色素实在上不去了),平均每 天三袋消炎药三袋止痛药,但有时还需要止痛针,还有各种营养液。这里真的也要感谢三中心的医护人员们,大家都非常尽职尽责,知道是伤员之后就开了绿色通 道,然后各种科室会诊去排除其它爆炸伤,各种检查来确保病情恢复稳定,偶尔还各种跟我逗闷子哈哈哈=w=真的是各种照顾,非常感谢。
但是我比较不争气,一周后气胸虽然已经基本恢复,但是因为腔内血块已经凝结,用胸管已经导不出来了。医生本来希望保守治疗,让血块自行吸收,但我最 后还是因为吸收缓慢和炎症反应只能做手术人工清理。手术虽然是微创但是也是全麻,刚刚能下地活动和吃点东西的我就这样又一次变成了无法自理的半残……术后 恢复真心特别痛苦。刚出手术室的时候我因为神志不清和麻药失效各种闹腾,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稍微安静一点。尿管也很痛,嗯。大概又过了两三天我才能摄入半流 食和下地活动。不过幸运的是术后恢复很不错,全麻也没有留下后遗症,只是因为手术肋间神经有些受损,导致我现在左侧身体部分皮肤没有知觉,但有按压痛。
受伤和恢复的部分大概就是这样了。可能这么多内容里废话也不少,但这一个月真的对于我和我的家庭都太艰难了,太多感觉都没法一一写下来。那种对于死 亡的恐惧,家破人伤的痛苦,看着父母因为自己焦虑难过几天就白了头的内疚,恢复期间那种永远都回复不了正常的感觉…… 我们都还需要很长时间去缓解。直到 现在我母亲的手指还不能活动,腋下的伤口不仅活动受限,在阴雨天也会十分不适。我本人胸部伤口和手术的瘢痕导致我现在不能长时间直立,肩部肌肉活动不便, 深呼吸也会有刺痛感。我还有焦虑和中度躁郁的病史,现有复发倾向。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恐惧死亡。玻璃,雷声,大的响动都能让我想起爆炸。我失去了所有 安全感。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that power that be的所作所为真的让我特别心寒。是的,我很感谢教育局在爆炸后没有让我母亲返回工作,也很感谢上面在医疗方面为我们灾民开通了绿色通道。但其他的呢?
灾后磨磨蹭蹭一个多礼拜说是要给灾民安置补贴,一家每个月2000块钱,一共给三个月……2000块钱什么概念?我们海港城之前的房子两室一厅租下 来也要个3000-3500(我们还属于开发区外围。不在繁华区域),然而tptb还声称这价格已经高于当地租房标准。恩……这真的不是在打发叫花子?
灾后一周多以后,丝毫没有通知业主,也没有警方监督,就以清理/搜救之名就把我们小区几乎所有住户的门都暴力撬开,派民工入户“打扫”。财产受损、 失窃的情况数不胜数。我们邻居有丢上万块钱现金的。当时连灾民自己回去取东西都是武警社会人员一起陪着进去(虽然肯定有保护的因素在里面),然而清扫人员 就这么毫无监管的放进去真的大丈夫?而且我父母直到今天回去房间里仍是满地狼藉,碎玻璃完全没有得到清理。家里别说清理干净了,现在的情况反而比受灾后还 要惨。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搜救,都一周多了真有伤员在里面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吧?
然后是赔偿问题。因为这事儿我们灾民已经不知道被骂了多少次了,说我们不知轻重的,发国难财的,各种指责的都有。说实话,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先 不说被这么一炸多少人死的死伤的伤,也不说别的小区,就说海港城的住民,很多住户都是刚需群体,花了多年积蓄就购置了这么一套房,尤其是很多年轻人是花了 很大心血把它当做婚房的。而且我们购房的时候(2012年)完全没有了解到周围有危险品仓库这种东西——那时候那个仓库根本就都不存在。然后现在房子炸 了,旁边危化品还都没收集齐,灾民都没缓过劲儿来呢,tptb就急着息事宁人,而且合同也是漏洞百出含糊其辞,先不说1.3倍的回购系数合不合理,合同上 连什么时候支付赔偿,具体价格,如果回购会给多少时间搬迁,如果选择修缮,修缮到何种程度这种重要信息都没有,总共条款加起来不到15条,让我们怎么签? 怎么敢签?而且回购标准为评估价或合同价取高后的1.3倍真的只是看起来很美好,事实上给了那么些钱我们也买不起另外一套房。说是灾后房价不让涨,可是这 几天我父母看房,开发区塘沽区甚至是津南东丽生态城那边的房子价格都在往上涨。别说1.3了,1.5倍就算给了我们也买不起跟原先房子质量相近的新房。
然而据新闻报道,仍有超过七成的居民签署了处置合同。是的,我家也签了。具体怎么签的?某局领导在灾后一个多月毫无音讯却在阅兵当天连仪式都没看就 跑到医院先是和我谈了半天心,然后待我父母赶来后又“谈话”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我父母就签了。嗯。还有多少公职人员是这么签下来的我就不知道了。
更可笑的是,新闻没写tptb还出台了一个“早签有奖”政策,说是于9月3日签署协议的灾民能得到两万块钱的奖励,逾期没有。对此我已经不知道是可气还是可笑了。我们被炸我们光荣。
现在伤情评估45cm+的伤口(轻伤伤员)给3000块钱完事。我妈缝了20多针给了2000块钱。
房屋损失评估现在还在进行中,我爸妈这几天也在忙这个。具体什么情况,回头再说。不过现在大多数人的反响是,各种不给赔。
误工费,误学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根本不用想了。
有人说我们贪得无厌,差不多就行了,人在钱还不好挣?而且凭什么我们要从纳税人的钱里获利,这事儿不应该是问责的公司赔偿吗?
你问我,我他妈也不知道啊。市zf那边追责追半天,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是上面监管不力,还是公司钻了空子,什么都一问三不知呢。我们这帮 小老百姓不只能现在谁乐意背这个锅就跟谁谈?以及我们说实话要是能避开这场灾祸,肉体精神都能跟原来一样毫发无损谁他妈乐意要那些钱?现在都已经成这样了 我们只能追求最合理的赔偿,然而这都不行?谈都不谈就得签?然后还好意思在新闻上大书特书超七成居民已签协议?现在还在提把受灾地区规划成公园小学一系列 的?现在手头的事儿都没弄完您能别展望那么远就要化灾为福行不行啊你们!!!
现在灾后不到一个月,爆炸这件事儿基本已经淡出公众视线了。其实就连最开始的那段时间灾民的真实情况也鲜有人知,大家似乎都以为多数居民只受了轻 伤。可重伤员真的一点都不少。只是因为当时真正受重灾的这帮人还都半死不活呢,哪有上社交网站大书特书的功夫?报纸也不会告诉你2岁的孩子被炸得满脸花, 光缝针就缝了几个小时,或是已经出了海关的儿子被告知母亲在爆炸中大动脉被割伤不治去世。是的,我们应当歌颂那些为了救灾失去生命的消防员们,对那些无辜 丧命的民众致以哀悼,但作为活下来的幸存者们,我们的生活也需要继续下去。我们仍需要外界的帮助和关注去重新让生活步入正轨。就算无法帮助,也请试图理解 我们的难处吧……我们也只是一群试图让生活重回正轨的小老百姓而已啊。
最后,真的想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多陪一陪身边的家人和所爱的人,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因为我们习惯了的,已经理所应当了的,所谓的“常态”其实真的脆弱得不堪一击。
此篇情绪激动下的胡言乱语,若有过失冒犯,还请多包涵。祝一切安好。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