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7

812 天津海港爆炸后续摘抄3

我们的“8.12”,以及再也回不去的海港城

时间:2015-09-11 09:28:58  来源:新浪  作者:
阅读 100万+
        生 活还得继续,忙忙乱乱的,距离2015年8月12日也快一个月了,被迫离开居住了两年零五个月的海港城1号楼1904室,选了一个靠近班车点的地方回归租 房生涯,收拾、采买、安顿、清洗消毒从海港城取出来的物品……看似充实的生活让我来不及去想太多,但每当静下来的时候,那晚死里逃生的一幕幕还是会在脑海 中不断浮现,于是断断续续的,想起一点写一点,记忆总断片或者错乱,真怕慢慢慢慢的有一天就会记不清那些经过,因为人总有自动回避痛苦记忆的本能。
(上图:2013年3月准备入住前的客厅)

        那 晚,平静如常,十点来钟宝宝睡下后老公先进卧室陪着,我终于可以偷闲看会儿电视剧了,并计划着转天倒休可以睡个小懒觉然后去做个颈部按摩,明天又是美好的 一天!刚坐稳就听到宝宝突然大哭,我知道她一定是要找妈妈了,赶忙小跑着进了屋。躺在宝宝身边轻轻拍着,她渐渐安静下来又甜甜睡去,困意来袭,不知不觉我 也就那么睡着了。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进屋那一刻,做了一件险些要了我们全家五条性命的事情:我把手机落在了餐桌上!
        不知道过了 多久,突然听到一阵“劈劈啪啪”的响声,我迷迷糊糊醒来心下还纳闷:谁这么缺德不过年不过节的大半夜放鞭炮,好不容易才哄着孩子一会儿又该把她吵醒了!但 感觉窗外亮得异常,而且那“鞭炮声”比平时听到的要响亮得多,赶紧起床掀开窗帘去看,第一次巨大的轰响就在那一刻响了起来,楼体在晃动,刺眼的红光,漫天 的火雨,还恍惚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我来不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孩子的哭声把我瞬间拉回了现实,转身去床上一把将她抱起往门口退,宝爸也一骨碌翻身起 床,几乎同一时间睡在北边客卧的爸妈大喊着推门而入:“楼下车场对面爆炸了……”不等我们反应过来,震耳欲聋的轰响、滚烫的气浪排山倒海般袭来,我大喊了 声“快蹲下”与此同时我跟妈把孩子护在中间,而宝爸则第一时间张开双臂像老母鸡一样将我们祖孙三人护在身下,老爸紧靠最近的墙角抱头蹲下…楼体就像一条游 走的蛇一般震颤着,扭动着,气浪裹挟着玻璃碎片满屋子飞射,耳朵已经被震得只觉得满耳都是“嗡嗡”声……脑海中飞快地转着各种念头:到底是怎么了?北门的 加油站还没建成呢怎么会?楼要塌了么?我们一家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么?孩子才刚满一岁啊……
(上图为邻居提供:火雨)

        不 知过了多久,感觉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一切仿佛又安静了下来,离客厅最近的老爸就近捡了三双鞋,我一边穿鞋一边惊魂未定四下看去,电停了,只能就着外头的 火光看到了面目全非的主卧:整个隔音窗砸在了床上,窗帘杆掉在床边,外部窗户连着窗框已经消失不见,衣柜门掉了半扇,满地的玻璃茬……我妈突然大喊“航航 你腿上怎么流血啦?”我才看到宝爸右膝盖上几道血流汩汩往外流血,带着哭腔我问宝爸伤哪儿了,他说不知道,而几乎是同时,老爸从玄关跑了回来:“坏了坏 了,大门变形了!打不开了!书房进火球着火了!”来不及多想,我踩着满客厅零落的杂物直奔书房,只见窗帘已经燃起了两团明火,“救火!”只有这一个念头, 门已经打不开,决不能让火烧起来!
        我飞步冲去卫生间抓起能找到的盆和桶接水,平时感觉很大的水压水流在那个时候根本不管用,我喊着求求你水大点儿再大点儿可它依然不紧不慢地流着;老爸试图把着火的物件往窗外扔,无奈爆炸后原本已是狼藉一地的东西还被倒地的隔音窗压得死死的……
(上图:过火后面目全非的书房,孩子的小三轮车只剩下铁管)

        大 门外就是消防栓,一门之隔,三米之遥,我却只能感觉到死神正在一步步逼近……眼看火势没有一点要下去的意思,烟越来越浓,大门依然纹丝不动,老爸让我先回 主卧照看孩子,我心里闪过不甘、无奈、绝望种种念头,却不得不返回到主卧,因为整个家里只剩下主卧一扇完整的门了……
(上图:主卧门,灾后我家唯一一扇“完整”的门,正是它挡住了大部分的浓烟)

        返 回到主卧孩子在外婆怀里吓得大哭不止,我抱过来轻拍着安抚。宝爸不甘心,不顾腿上的伤冲去书房帮老爸灭火,我妈去卫生间拿了几条湿毛巾回屋,可才几个眨眼 的功夫他跟老爸相继退回到了主卧。我回头去看宝爸腿上的伤,这一看立马忍不住哭出了声,他整个右小腿上全是血,可是听到我的哭声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只能 强忍住哭继续安抚孩子。可是我心里好害怕,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血,我胡乱地想着这会不会是伤到了大血管,这要是出不去得不到救援怎么办……我妈从衣柜里找了 条新毛巾给宝爸在膝盖以上的地方扎住,略微冷静了几秒,扑火无望,破门无望,剩下能做的就是求救了!
(上图:入户门,8月13日一早,三个大男人用撬棍撬了一个多钟头后取得的成果)

        我 把孩子递给我妈然后去床头找我的手机,没有!床头柜上,没有!地上,还是没有!脑子里飞快地回忆睡前把手机放哪儿了,突然绝望地想起来它在餐桌上!在餐桌 上!!那就意味着我无法联系到我的同事朋友们了!我抓过我妈随身带着的手机,试图拨打110、119,都是信号中断;宝爸不断给他同事朋友打电话,同样打 不出去!我说我要去餐厅找手机,妈递给我一块湿毛巾,我捂住口鼻跑去餐厅,滚滚浓烟中一片的狼藉,我在餐桌上、四周围发了疯一样地翻找,哪里还有手机的影 子!浓烟熏得我睁不开眼睛,不得不放弃寻找,回头发展原本在门口的简易鞋架已经给震到了客厅和餐厅中间,鞋子散落一地,想起宝爸好像还穿着拖鞋,随手抓起 一双他的运动鞋转身往主卧跑:万一有人来救我们呢?总不能让宝爸穿着拖鞋跑吧……
(上图:餐厅,地上的焦黑铁管为简易鞋架的支架)

        宝 爸穿上鞋,不甘心让一家人被动等死,跟老爸又一次冲向了玄关,无论怎么踢怎么撞,内凹的入户门纹丝不动(海港城的居民们都知道,入户门原本是向外推开的设 计,然而,我家的门当时就是被冲击波弄成了严重内凹)。滚烫、呛人的浓烟再次把他俩逼回了主卧,慌乱中宝爸还从卫生间端了一盆水扯了几条毛巾返回到主卧, 关上门用湿毛巾把门缝堵上。
        大门肯定是出不去了,火势越来越大,满耳都是“毕毕剥剥”东西在燃烧的声音,宝爸继续不断给同事朋友 们打电话,终于接通了,值班的同事好几个都是电话无法接通,终于打通一个,那头说:“你们赶紧想办法自救,我们这里也不行了……”我才想起来,刚在卫生间 接水救火的时候,似乎从东窗瞥见他们单位已经是一片火海,于是不敢再想下去……好友们说“坚持住我们正往那儿赶!”没多会儿电话响起,满心期待地接起却听 说外围交通严重堵塞根本进不来!欲哭无泪,我一把抢过宝爸的手机,我记得曾在他手机里存了几个同事的电话,翻出第一个电话,市里的同事,手不停的哆嗦着, 不管有没有用打了再说,接通了,我虽然强作镇定却还是语无伦次:“亮哥,我家外头爆炸了,我家着火了,大门变形了打不开,快来救我们,我家在海港城1号楼 1904室
……”,我带着哭腔大声喊着,反复强调我家的门牌号,生怕那头听不清再一次错失求救的机会,听到亮哥回答“我马上通知塘沽的同事去救你 们,坚持住了!”不知为什么,我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竟稍稍冷静了一点,挂了电话,看了眼屏幕,11点50分。宝爸突然想起来还有相熟的保安,抱着试试看 的心理立即打电话,万幸万幸,电话再次接通,那头答应马上找人上来救援。
        这时候宝爸还想去厅里看看,可一开门缝就有滚滚的浓烟往卧室灌,只好彻底放弃了灭火自救的想法,等待救援吧!
可等待是漫长的,我站到已经没了窗框光秃秃的窗户边上往下看,楼下篮球场的位置闪烁着多处忽明忽暗的火光,小区通道上满是往南门方向奔逃的邻居们,哭喊声、惊叫声乱成一片,在19楼都听得那么真切原……本宁静美好的海港城,在那一刻用“地狱”来形容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
(上图:过火之后的客厅)

        我不停不停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啊?还好一家人都在,真要逃不过这一劫好歹还能死在一块儿!可是好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啊!孩子!她还那么小怎么能够!我们都不可以死在这儿!
        我 们开始呼救,对着楼下拼了命反复地喊:“救命啊!1904着火了!1904门出不去啦!”喊啊喊,嗓子好痛,接着喊,眼睁睁看着楼下奔逃的人们越来越少, 越来越安静,我们又一次绝望了……与此同时,孩子被我们的呼救声吓得一直一直哭,算了,也许还是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不能先把孩子吓坏了啊!宝爸把床上的杂 物碎玻璃大概清了清,理出一小块地方让我坐下,我从我妈手中抱过孩子,轻轻摇晃着唱起了“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她认真听着,安静了下来。妈递过一块湿 毛巾:“从毛巾上吸点水吧,也别管干净不干净了,喊了这半天肯定渴了。”我木然接过毛巾,狠狠吸了两口,烟火味儿,但嗓子舒服了很多。我妈还抽空弄湿了孩 子的小盖毯,万一有人来破了门,可以包裹好孩子一起冲出去……
        宝爸时而打电话继续求救,时而转到门边听动静,他摸了下主卧门顶 端,被烫得赶紧缩手,火一定是已经烧到客厅了!门缝是堵住了烟进不来,可是没有窗了,无孔不入的浓烟最终还是从窗户涌了进来,呛鼻,辣眼睛,孩子又开始大 哭,我怕她哭太厉害呼吸加重会吸更多的烟进去,便想完拿湿毛巾捂住她口鼻,可她甩脑袋挣扎就是不让我捂,没办法了,喂奶!我强按下她去喝奶,然后借着自己 的衣服盖住她的下脑袋,希望这样可以阻隔一部分黑烟,小丫头喝一阵哭几声,倒是暂时安静了些。
(上图:玄关,原本这个位置有三门衣柜,四门鞋柜各一,均为海港城04户型交房标配,8月13日一早回去的时候角落还有一处一尺多高的明火)

        突 然间看到宝爸打开手机的手电功能对着楼下一通晃,伴随着跟之前一样的呼救,过了几分钟他停止了这一系列动作,跟我们说,楼下有人拿手电往上照,然后又没 了……心里不知是喜是忧,也许是救援人员来了,在确认楼上是不是还有人;可是他们看到我们的信号听到我们的呼救了么?是进楼了还是又走了?我们仿佛看到了 希望,但又那么虚无那么不真实。
        宝爸一刻不停地打着电话,也一直有电话打进来,而扑火、破门失败后一直默默站在墙角的孩子外公这时突然走到了窗跟前,扒着残破的只剩水泥结构的窗框探身往下看去,我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赶紧拉住他。老爸说:
        “不行了,从窗口都能看到客厅的火了,就算来了人大门也不一定出得去,我们要想别的办法,我想从窗口下去18楼看看……”
        “不行啊爸爸,家里没有逃生绳,而且那么高,万一……”
        “没有绳子还有床单,赶紧给我找两个床单来!”
        看 我们都犹豫着呆立原地,老爸径直走到没了门的衣柜前,从散落的衣物中翻找了一个“床单”出来,在一边开始撕布条,撕不动,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被套,老爸 奋力用牙咬开一个小口,费力地撕着,妈也默默过去帮忙撕。我心里乱成了一团,抱着孩子整个没了主意,只能不断重复着:“爸,要不再等等,他们说正往这来 呢,19楼那么高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我隐约听到“毕毕剥剥”的燃烧爆裂声中出现了“哗哗”的动静,心下一阵激 动,大喊:“你们快听!是不是有人在往家里灌水?是不是救我们的人来了?”宝爸凑近门边听了会儿:“好像不是!”我着急跺脚,以专业学了七年外语的听力素 养坚持道:“一定是水声!肯定是水声!那么大动静你们怎么就听不见呢?”宝爸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给门打开一条缝,冲入户门方向大喊:“有人吗?救命啊!我 们还在里面!”喊了几声,没有应答,刚萌生出来的希望又被无情打消了,我也开始怀疑刚才那动静都是我的幻听……
        一旁的老爸还是没有说话,就那么默默地撕被罩、结绳索,跟我妈一起把布绳死死拽紧后缠到了窗根的暖气管上,又捡了个枕头垫在了窗台跟绳索之间。做完这一系列准备工作,老爸喊了我一声,我应了一声,短暂的沉默后,他说:
        “琦琦啊,我先去楼下给你们探探路,如果出得去马上回来接你们,如果还是不行,再给我扔床单,我去17楼……”
        又是片刻的沉默:“如果我就这么直接下去了,你们一定坚持住等他们来救你们……你过来!”老爸冲我招了下手,“你爸工资卡的密码是……”
        我已经泣不成声,满脑子全是小时候坐在老爸的二八大杠三角架上,他边蹬边给我唱《弯弯的月亮》的场景。孩子也是哇哇大哭,宝爸一把拉住老爸:“老爹,你不能下去,要去也是我先去!”
        “你不可以,只有我可以,我快60岁的人了,万一我不在了,你得好好照顾她们娘仨!”
        话毕,老爸不由分说的把布绳一端系到腰上,一端抓在手中,宝爸从里头拉着布绳一点点送,从窗口慢慢顺了出去,我们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呼吸都变得好困难,我默默祈祷着,请老天保佑我老爸一定不能有事……
        “我踩到窗台啦!”
        老 爸的声音从楼下传来,然后又没了动静,我们的心情也从刚听到喊声时的狂喜变成了无尽的忐忑。我着急地原地打转、跺脚,突然脚底传来“啪啪”的声音,就像踩 在积水地面上一样,我兴奋大喊:“水!有水进来了!你们看,我没听错!有人来救我们了,一定是太吵听不到!”大家都稳了稳心神,一边等着楼下我爸的消息, 一边等待救援,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楼下又传来了声音:
        “这里的大门给炸开了,也没着火,让你妈先下来,然后宝宝,再是你,让航航断后!动作快点,绳子绑紧了!”
        宝 爸再次打开主卧门对外喊了几声,依然没有应答,但已经可以听到明显的水声,估摸着入户门还是打不开,于是赶紧按老爸说的开始行动,拽回布绳,依样画葫芦 的,妈也顺利下到了18楼,接下来是孩子,孩子要怎么弄下去呢?背着不现实,直接放下去更不靠谱,婴儿背带也找不到了,怎么办呢?我俩合计了一会儿,灵机 一动:找个床单包好了扎起来再往下放!宝爸立马回身从大衣柜里拽了个被罩出来铺在床上,我把孩子放到中间就开始包,可她哪里肯乖乖任我们摆布,大哭着乱踢 乱扭,我只好又把她抱起来,对她说:
        “宝宝乖,爸爸妈妈跟你做个游戏哦,我们先把你藏起来,等一下外公外婆再把你找出来好不好呀?”
        哄了一会儿,才十四个月大的孩子,也顾不上她听没听懂,好歹是不怎么哭了,便立刻不由分说地把她像裹粽子一般严严实实包进了被罩里,留了两个角跟宝爸一人一边提着,喊爸妈在楼下做好准备,深呼吸一口,慢慢从窗口往下放去……
        “接住了接住了!我们接住了!”
        “接稳了啊?确定接稳了啊?我们放手啦?”
        ……
        反复确认之后,我俩抖抖嗦嗦放开了手,扒着窗台眼睛紧紧盯着裹着宝宝的大布包,直到宝宝被稳稳接进窗户里才终于松了口气,从这一刻起,我也如释重负般轻松, 只要爸妈宝宝都安全了,任何事情我都可以豁出去了!
        水已经没过了脚面,我们有了更多冷静的空间,宝爸把布绳紧紧绑在我腰上,给了我一个熊抱,亲亲我的额头:“宝宝我爱你!”然后就搀着我到了窗边:
        “老公,就剩你自己了等会儿怎么下去?反正有人来放水了火肯定烧不进来了,要不让爸妈带孩子先走我陪你等救援!”
        “乖!不用担心我,我练过没问题!你先下去了我马上也下去!”顿了顿,又补上一句:“照顾好孩子!”
        我默默地,按着宝爸的提示抓紧布条爬出窗外,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紧张,也没有害怕,直到脚底下感觉踩到了什么。
        “琦琦啊,放心下来,慢点,是爸爸的手!”我听到了老爸的喊声,原来那是老爸的手掌啊!
        我慢慢的下到了窗台上,不确定地刚想踩踩实,老爸立马制止了我,我定睛一看才发现1804主卧的窗框还在,但严重变形随时可能掉落,布条长度有限,刚够我直直站在窗框上,就那么直挺挺僵立着,双手从里面抱住窗户顶端的墙体,等着老爸帮我解开绳结。
(上图:从楼下看挂在外墙上的布绳,橘红色)

        “琦 琦!琦琦!”急促的喊声从楼道方向远远传来,刚跨进窗户踩到桌子上的我有点不敢相信,直到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喊了几声,精神就像一下子被抽空一样,整个人 都软了下去:“我们在这儿!18楼!”我拼命大声喊着,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地,两个人影出现在了我面前,是鲁哥和田哥!
        “鲁哥,我们都快绝望了……”
        “什么都先别说了,咱们赶紧下去!小张队去19楼了,家里还有人么?”
        “我老公还在上面准备爬窗,让我妈先带孩子走,我等我老公下来了一起走!”
        “琦琦你带孩子先下去,我跟你爸在这等航航下来!”妈说。
        “听哥哥一句劝,你们赶紧先带孩子下去,指不定还有啥事儿,能走一个是一个!”鲁哥劝我说。
        “对!老鲁你先带她们娘仨下楼,我帮琦琦爸爸接应她老公下来!”田哥果断地说道。
        不 容多想,我抱过孩子,和我妈一起跟着鲁哥往外走,才发现,1804也是一片狼藉满地碎玻璃,再走到消防通道,碎玻璃、窗框、门板、杂物充斥着整合楼梯,一 个个血手印在原本雪白的墙壁上显得那么触目惊心,窗外是漫天的大火和爆燃的声响,我一脚高一脚低往下艰难地走着,不时还能见到墙面上飞溅的血迹,这究竟是 怎样的一个夜晚!我的邻居们都经历了怎样惊心动魄都不足以形容的午夜惊魂啊!不敢多看,我抱着孩子,一个手掌护紧了塔的小脑瓜生怕什么东西再突然砸下来, 跟着鲁哥继续小心翼翼往下走,走一层回头喊几声宝爸,大约在十四五楼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回答,于是加快脚步往下撤离,匆匆走出早已没了玻璃、满地碎裂建筑材 料的一楼大厅,在空地上与紧跟后面赶来的宝爸、小张队还有小马哥顺利会合,我们惊魂未定地回头去看1号楼,黑漆漆的,在一片火红的背景里显得那么阴森诡 异!
        看了下时间已是一点多,我们稍作休整,在保安小哥的催促下赶紧继续往南门撤退,满目的疮痍,一地的狼藉。越往南走人越多,有 的只穿个睡衣,有的只有一条裤衩,有的披着床单……都是一脸惊恐,茫然地在路边或坐或站。在小区南门口跟随后赶来的大张队会合后,我们一家被送去了小马哥 在开发区的家里暂时安置,我的同事们带着宝爸辗转好几个医院去清洗缝合伤口,所幸没有伤到筋骨,其余家人也都只是些小皮外伤,那一刻,只觉得一家人都在真 好!
(上图:当晚我们自救逃生的“装置”)

        后来,我跟老爸说:您生了我两回!
        后来,原本必须我奶睡的宝宝,天一黑就再也不肯喝奶,一听“喝奶”俩字就大哭……
        后来,我们家上了央视,也上了新闻……

        后来,海港城1号楼因为我们家被评定为“B级”……

        后来……
        后来,我才知道:住我家对门的邻居,宝爸同事夫妇俩在重伤准备逃离前还来敲我家的门,在接到宝爸求救电话后马上找保安来救我们,直到躺在手术台上快失去意识前还不忘打电话确认我们是否安全得救;
        后来,我才知道:我最初打电话求救的亮哥在通知塘沽同事后,连夜驱车赶来塘沽,听到我们获救之后又默默地返回市里;
        后来,我才知道:家住开发区的小马哥、大张队都因为交通管制,背着急救包徒步跑来的海港城;
        后来,我才知道:有陌生的好心人在网络上帮我们家发布了求救贴,虽然当时我们已成功获救,虽然我至今不知道他是谁;
        后来,我才知道:是一个保安兄弟不顾一切冲上楼,屡次破门不成后用消防栓从门缝里为我们放的水;
        后来,我才知道:小区伤亡远比我们看到的惨烈得多,只是我们逃出来的时候太晚没有看到;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老公给值班的同事们打求救电话打不通,是因为有些人没法接电话,而有些,则再也不可能接起电话了;
        后来,我才知道:一个住在1号楼、同系统的同事,在爆炸的瞬间,再也回不来了,而我们还没来得及认识;
        后来,我才知道:我家孩子的一个小玩伴,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7个月;
        后来,我才知道……
        有些新闻里有,有些,从未见诸报端,知道的不知道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一天会从人们的视线里淡出,但于亲历其中的人而言,这一切都将是此生无法磨灭的记忆……

        最后上一张我的无敌老爸跟宝宝的合影,摄于2015年7月20日,永旺滨海店后广场,当时一切都还很美好……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