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8

被放大的纠纷:香港地铁纠纷

香港地铁上,大陆一家人:小孩吃东西,弄到地上,大人也吃了一口(录像里大人说捡起小孩掉的吃),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男在旁边说一句:你看,这上面写着,在地铁里不能吃东西。然后大陆人停止吃东西。于是,这件事情应该就这样完美解决了,多开心啊。

可是,纠纷还是激化了,香港男叫来地铁工作人员,这时候录像开始拍摄:香港男向地铁工作人员控诉大陆人吃东西,地铁工作人员让大家到外面去,大陆的妈妈道歉解释,忽然一个大陆小姨子发飚,很泼妇,很失态。

其实,这个过程跟多年前流行的段子《多余的一句话》差不多:
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就是当人们发生冲突的时候,其根本原因并不在于各自主要都说了些什么。原因是什么呢?我发现是大家在说完所想要说的话之后说的最后的那句话。没有这句话,大家其实都是在很友好地交流,而一旦加上了这句话,交谈就变成了吵嘴,并且会愈演愈烈,最终局面无法收拾。问题在于,这句话的内容往往和大家要说的事情毫不相干,所以,我把它称为“多余的最后一句话”。

  举个例子吧。

  我那天坐公共汽车去办事,车上人不多,但也没有空位子,有几个人还站着,吊在拉手上晃来晃去。一个年轻人,干干瘦瘦的,戴个眼镜,身旁有几个大包,一看就是刚从外地来的。他靠在售票员旁边,手里拿着一个地图在认真研究着,眼里不时露出茫的神情。估计是有点 儿迷路了。他犹豫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问售票员:“去颐和园应该在哪儿下车啊?”售票员是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正剔着指甲缝呢。她抬头看了一眼外地小伙儿,说:“你坐错方向了,应该到对面往回坐。”要说这些话也没什么,错了小伙儿下站下车马路对面坐回去呗。 但是售票员可没说完,她该说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了。“拿着地图都看不明白,还看什么劲儿啊!”售票员姑娘眼皮都不抬地说。

  外地小伙儿可是个有涵养的人,他嘿嘿笑了一笑,把地图收起来,准备下一站下车换乘去。旁边有个大爷可听不下去了。他对外地小伙儿说:“你不用往回坐,再往前坐四站换904也能到。”要是他说到这儿也就完了,那还真不错,既帮助了别人,也挽回了北京人的形象 。可大爷哪儿能就这么打住呢,他一定要把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说完:“现在的年轻人哪,没一个有教养的!”我心想,大爷这话真是多余,车上年轻人好多呢,打击面太大了吧!

  可不,站在大爷旁边的一位小姐就忍不住了。“大爷,不能说年轻人都没教养吧,没教养的毕竟是少数嘛。您这么一说我们都成什么了!”这位小姐穿得挺时髦,两根细带子吊个小背心,脸上化着鲜艳的浓妆,头发染成火红色。可您瞧人这话,不象没教养的人吧,跟大爷还 “您,您”的。可谁叫她也忍不住非要说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呢!“就象您这样上了年纪看着挺慈祥的,一肚子坏水儿的多了去了!”

  没有人出来批评一下时髦的小姐是不正常的。可不,一个中年的大姐说了:“你这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跟老人讲话呢,要有点儿礼貌嘛。你对你父母也这么说话吗?”您瞧大姐批评得多好!把女孩子爹妈一抬出来,女孩子立刻就不吭气了。要说这事儿就这么结了也就算了, 大家说到这儿也就完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可不要忘了,大姐的“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呢。“瞧你那样,估计你父母也管不了你。打扮得跟鸡似的!”

  后面的事大家就可想而知了,简单地说,出人命的可能都有。这么吵着闹着车可就到站了。车门一开,售票员小姑娘说:“都别吵了,该下车的赶快下车吧,别把自己正事儿给耽误了。”当然,她没忘了把最后一句多余的话给说出来:“要吵统统都给我下车吵去,不下去我车可不走了啊!烦不烦啊!”烦不烦?烦!不仅她烦,所有乘客都烦了!整个车厢这可叫炸了窝了,骂售票员的,骂外地小伙儿的,骂时髦小姐的,骂中年大姐的,骂天气的,骂自个儿孩子的,真是人声鼎沸,甭提多热闹了!

  那个外地小伙儿一直没有说话,估计他实在受不了了,他大叫一声:“大家都别吵了!都是我的错,我自个儿没看好地图,让大家跟着都生一肚子气!大家就算给我面子,都别吵了行吗?”听到他这么说,当然车上的人都不好意思再吵了,声音很快平息下来,少数人轻声嘀 咕了两句,也就不说话了。但你们不要忘了,外地小伙儿的“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呢。“早知道北京人都是这么一群不讲理的王八蛋,我还不如不来呢!”

  想知道事情最后的结果吗?我那天的事情没有办成。我先到派出所录了口供,然后到医院外科把头上的伤给处理了一下。我头上的伤是在混战中被售票员小姑娘用票匣子给砸的。你们可别认为我参与了他们打架,我是去劝来着。我呼吁让他们都冷静一点儿,有话好好说,有 没什么大事儿,没什么必要非打个头破血流。

  我的多余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不就是售票员说话不得体吗?你们就当她是个S B,和她计较什么!

这个段子流行了很久,起码2005年就登到人民网上了,当然里面记录的并不是一次真实的公车纠纷,而是作者从生活中的提炼:多次纠纷中的提炼。所以说,这样的纠纷并不是绝无仅有的,可说是生活中的普通一部分。

在录像中,能听见香港男说:“他们大陆人,就是这样的啦。”这句话被很多人各种解读,说香港人心中对大陆人有敌视,有歧视,有对抗。其实在这个段子中有很多类似的话:
引用:
拿着地图都看不明白,还看什么劲儿啊! (取笑外地人)
打扮得跟鸡似的!
北京人都是这么一群不讲理的王八蛋

甚至这个纠纷都闹得头破血流,到了警察局。所以这个纠纷(或者说这类纠纷)比香港地铁纠纷大得海里去了,怎么没掀起全国人民反省的浪潮?

这样的纠纷自来已有,现在出现,以后还不会绝迹。要我说,这次香港地铁纠纷引起的争论,还是一部分大陆人心里的自卑作怪,才会被别人一句话就伤害了脆弱的心灵,所以要竭力跳出来证明“我tmd就是比你强!”。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