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1

我们为什么要游行

我们的游行并不是对抗政府:不是对抗中国政府,也不是对抗加拿大政府。我们是在抗议媒体的不公,是在向社会诉说我们的心愿:增加理解。

加拿大和中国在西藏问题上并没有根本冲突:都是希望西藏人民生活得更好。分歧是:现在在西藏的藏民生活如何?根据50年前出逃的藏民所说,在西藏的藏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文化、宗教被剥夺,一天都生活不下去了。而西方媒体只听到这些声音,不断呼吁西方政府抵制中国,压制中国。从中国的角度,给藏民提高经济水平是当前最大的任务,不用管外面苍蝇的嗡嗡叫。如果西方人民在西方媒体地轰炸之下迫使西方政府采用抵制、封锁中国的方式,中国就会更强硬地对待异议人士。中国、西方、西藏的经济、政治都会大步后退,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

所以,作为理解中国政府的我们,在加拿大法律范围内,叫出自己的声音,告诉西方人民我们所知道的情况,帮助加拿大政府更好制定跟中国交往的策略,这就是我们游行的目的。

有人说: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改变政府?让我告诉你:我给市、省、联邦议员写的信,已经收到了市议员、联邦议员办公室的回复。他们已经收到了这个消息,自然会在考虑国家大事的时候把这件事情结合进来。同样,Kevin在Eye opener中的访谈,已经让许多加拿大人重新考虑他们对西藏的认识。今天Calgary Herald中 David Wright的文章也表明报纸不再偏帮一边。我们600个人站起来,让西方社会意识到藏独并不是唯一的选项。

你以为你是谁?我只是很普通的一名移民。在游行前我很关注这个论坛,不断出现一些很“睿智”的声音告诉大家不要去游行,要小心安全,因此我很担心出场的人数。想不到的是,大家心里都有杆秤,都知道该怎么做。没有严密的组织,也没有好玩的花灯,600个人冒着严寒出现在游行现场,绝对是 Calgary前所未有的。看论坛的许多是“沉默的大多数”,默默地衡量着事情的对错,踏踏实实的做事,只不过我跳出来叫喊两声而已。

我们中国人不爱惹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如果人已经犯了我,我不起来反击的话,以后就会被别人一直压制,在沉默中灭亡。

当然,事情没有这么严重,我们只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认真地申请permit, 和平地表达自己的意愿而已。

有人说,中国人表现出太强大的力量的话,就会被别人排斥。不要这么紧张嘛。别人没理还要找理死缠烂打,我们心里憋着一口气,还不让说出来?那么没血性?

少数族裔...移民...不要妄自菲薄!这里的所有都是移民,有很多是1920-1960年的移民,所以你在街头碰到的加拿大人,很有可能她个人,或者她父辈,就是在国外出生的。 Everybody Loves Raymond 中的Raymond这个形象,他爷爷是移民,教父中的教父也是移民。他们跟我们并不远。黑人离美国总统都不远了,我们还怕什么?

我们这批技术移民,大多数到这里3-4年,5-6年,有知识,有文化,身具一技之长,漂泊北美闯荡江湖,总算稳定下来有个工作有个家庭。身强力壮,精通中西社会、文化(我们不精通,就没有人能精通了)。

Star说得好,这次游行是一个里程碑,说明我们的政治觉悟正在觉醒。很多中国人一听到“政治”就烦,因为政治给我们的印象太丑陋了啊。可是政治无所不在,许多人经常说起的种族歧视,就是政治。你总希望政策向你所在的行业倾斜。这也是政治。

在这次游行中,我们正在学习这个社会的运作方式,学习怎样影响这个社会,怎样使用这里的民主手段。我们有许多的第一次:从Docool、柳青青等战战兢兢申请游行开始,到小个子催促媒体出来报道,我写信给政府议员,kevin上电台宣讲我们的意愿,战犯打电话威胁要退报纸,还有更多的无名英雄在幕后默默做事,我们就是在这里一步一步学会怎样成为这个社会真正的一员,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成为社会主流。应该说,这些是这里生活的常识,这里的小孩都知道的,只是我们在成年之后才从中国迁移过来,所以现在补课。

10年前看的一个故事,说的是美国一个小城市里,一个老师正在教学生(小学或中学?)选举的课程,市里的议员选举开始了,老师就决定抛开课本,让大家真正学会如何选举,就让全班同学成为竞选总部,把他推上去。学生问:那么,你的竞选纲领是什么呢?他说,你们来决定吧。所以学生到街头调查,回来讨论设计了竞选纲领,然后到街头宣传,到电视台跟竞选人辩论,发表文章来讨论社会民生,居然将老师推进议会中了。然后老师继续让学生设计他的立场,决定他在议会中应该做什么。等老师议会任期结束,学生已经学会了整套民主法则了。去年,不是有一个华裔19岁的市长候选人么?

我们就是缺少了这一门课。许多人在国内都没有投过票,还有一些人投过等额选举的票。那是投票么?那种政治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参与的。

在这里,我们可以挺直腰杆地搞政治,理直气壮地说出自己的观点,支持自己心目中的候选人。有民运、大轮之人会说:你是变着法子骂中国么?是的,毋庸讳言,中国这方面还没有做好,或者说还没来得及做好,有许多需要向西方学习的地方。但是相较30年前,中国已经发展得很好很稳妥。我衷心祝愿祖国继续平稳发展下去。对于我们,跳到这个社会,就应该学会掌握、利用这里的社会规则。藏独分子、法轮功等已经学会了这套,所以他们的声音传得很远。我们为什么不能迎头赶上呢?

游行的主流,想必是我这样的移民吧,同时还有留学生和在这里扎根更久的移民。更活跃的留学生和更沉稳的老移民,在一起组成更强壮的团体。

liwei 回复
松鼠啊松鼠,你精神可贵,也要注意身体啊。
大概仗着年轻,可以白天上班,下班家务,夜里上网唱民主。

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对生活对事业对家庭对两个祖国乃至全人类极端负责的精神,这是松鼠吃的是松子喝的是露水拉民主车不松套小车不倒只管推的精神。

向松鼠学习,做白求恩家乡的好公民!

Labels: ,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