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8

老外公驾鹤仙去

老外公昨天晚上(2008年1月18日晚7时)驾鹤仙去。他的生日是1909年正月4日,现在只差20天就百岁(虚岁)了,所以当喜事来办。一般的丧事用白纸,他的用红纸;一般的丧事别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他的丧事别人都会来“沾福”。爸爸说明天后天办丧事的时候别人吃完饭,偷偷把饭匙在身上蹭一蹭就揣裤兜里带回家,所以现在计划多买一些备用。

老外公当年到云南跑过烟,又到海南打工。因为读过两年私塾,会打算盘,在那个年头也算高人一等,有时候也帮帐房算算帐,而不是纯粹卖苦力。回乡之后买了几口薄田,当了保长,等到文革的时候就被划成地主。当时外公在乡村小学教书,我妈妈正读小学四年级。风波一起他们就只能回家耕田了。

正所谓光阴似箭,时间到了80年代,我也读小学了。外公在公路边搭了个棚子卖杂货,让老外公在那里守摊。就在这个棚子里我跟老外公学会了“甩算盘”:单手或双手拿着算盘一甩,就让上面的子跑到上面,下面的子跑到下面。“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除二,四下五落一...”这些歌谣陪我度过了许多时光。他还告诉我除法在算盘里是“归”,还打算教我10斗米怎么分给三个长工,可惜我没有耐心学。三年前我忽然醒悟:“九九归一”就是“九除九等于一”的算盘口诀啊!

老外公还有幼学琼林(上下集),介绍天地经纬,为人处世之道: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日为众阳之宗,月乃太阴之象。....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讥人不决曰鼠首偾事...

现在我Google到《幼学琼林》的原本,还是要用家乡客家话,并按着老外公的抑扬顿挫来读才能读下去。


明天家里会做道场,当地叫“做斋”。我一直不清楚这是道教的还是佛教的把戏。

Labels: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