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6

学术打假与网警

桂铭质疑新到的恒山悬空寺的文章(XYS20050916),我才往回翻了网络“打假”风波(XYS20050912),Google到南方周末的报道,从中闻到危险的味道。

案情回放:
2003年7月,皖南医学院校园网出现质疑院长宋建国博士学历的匿名文章。学校展开“人机锁定”调查,后来采取消极的办法关闭了校园网。
几天之后,类似的文章陆续出现在互联网上,不断传播。
2003年10月份,芜湖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科发现网上对宋建国的攻击。
2003年10月21日,芜湖市公安局的几位网络警察在皖南医学院信息中心、教务处、保卫处相关人员的陪同下,对学校所有具备上网条件的计算机进行了检查。在汪萌芽教授所使用的电脑中发现大量与网上文章相同的文件和邮件。
2003年11月10日,宋建国起诉汪萌芽。
汪萌芽并不承认这些文章是他所散发的。
2004年2月27日,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结果
  一、汪萌芽在“皖医学术打假网”以“皖医人”名义发表的《可恨的假博士,可悲的院长(评论)》等七篇文章中存有诋毁、诽谤、侮辱宋建国的言辞,构成了对宋建国的名誉侵权。
  二、汪萌芽立即停止侵害,并在其个人网站上对侵犯宋建国名誉权的有关言辞进行删除,并在不能删除及传播范围内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三、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汪萌芽向宋建国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一万元。

2004年7月23日,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宋建国取得日本的论文博士学位,这是无可置疑的。而《南方周末》的报道说:
国家教育部认证处一位负责日本学位认证的官员明确地答复说:“我们只能证明你是否有日本的论文博士学位,至于能不能享受博士的待遇,要看你们单位的具体规定。论文博士没有学历,它和博士是两个不同的学位。”

就比较公正。

其实整个案子就是:A抓住B的瑕疵,散布不利B的言论,因此B把A逮着,告上法庭并胜诉。

这样子看,事情很简单,但是我觉得很危险的是网警的介入

如果B院长在自己职权范围内把A揪出来,所有事情就顺理成章。如果B因为受到骚扰而报案,然后警察介入,把A找到,这也是正常的。但现在的情况是,B没有能力揪出A,但是没有报警;网络警察自觉地找上来,主动协助B查找所有校园网的电脑。现在它搜查的是学校的工作电脑,下一次它可能就搜查我们家里的私人电脑了。

但他(汪的律师沈曙光)坚持对原告从芜湖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科获得汪电脑内证据的合法性提出质疑:这是一个民事诉讼案,公安机关怎么能用“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需要”才能行使的干涉公民通信的权力协助原告取证呢?

法庭没有回复这个质疑。

汪萌芽一直否认是他散发的材料,因为公安机关涉嫌非法取证,因此所取得的证据不应该作为合法证据.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