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7

IT业的民工们

坐在办公室里有点冷,昨天出来的时候阳光煦暖,所以穿得比较少,想不到今天下了一下午的雨。赶紧写完回家去。

我的《一段的黑客经历》里提到的公司就在上地,但是现在我再回到上地,已经无法辨认了。当时这里只有一些办公楼,每个公司都有班车把员工送回城里;而现在这里已经人来人往,“连交通都成为问题了”(某个经济学家说,只有发达城市才会有交通问题,所以交通堵塞并不总是坏事)。上周我到工商银行办事,一抬头,发现那个公司大楼在众多新起的楼层中显得如此寒酸。

在这里到处离不开进城农民工人的身影。超市里一群勤快的小姑娘在摆放货品,导购,收银;外面是一些保安小伙走来走去,还有一个老头在收单车停放费;创业园的外面他们在给花草浇水;办公楼的餐厅里他们带着口罩边说“欢迎”边给你的饭盆盛满饭菜;甚至坐在办公桌前,你还能看见窗外一群勇敢的小伙子吊在半空清洗外墙;即使你回到家里,只要不是晚上,外面总是有叮叮当当房屋装修的声音。

虽然他们依然带着乡音,他们做事依然透着稚嫩,但是我总觉得他们不仅是这个城市的主要部分,而且是这个城市的缔造者。他们为我们这些坐办公室里的“劳心者”提供着各种各样的方便,而且也是他们,把一个几年前这个冷清的办公楼区变成现在如此紧张热闹的城市,各种各样的故事在这个城市不断地上演。。。。。。

我亲爱的父老乡亲啊,你们可能还没有摸过计算机,但是这个对你们来说很神奇的东西很深切的改变了你们,把你们从遥远的村庄里召唤过来;而你们又改变了这个世界,把一块荒凉的土地建设成为中国软件产业的一个重要基地。

我也是他们的一员。我的许多小时候一起抓蟋蟀,一起放牛的朋友,长大之后都到了外地去打工,饱受当地人的白眼与屈辱,用自己的汗水默默劳作,挣取微薄的薪水。过年时我们聚在一起,他们把那些“城里”的事情提起来当玩笑,我只能感到脸红,因为他们每每提到一些衣冠楚楚的先生/小姐,我就觉得几乎就是我办公室里的一些人,让我如坐针毡。

致上一首《农民》

忘掉远方是否可有出路 忘掉夜里月黑风高
踏雪过山双脚虽渐老 但靠两手一切达到

见面再喝到了熏醉 风雨中细说到心里
是与非过眼似烟吹 笑泪渗进了老井里
上路对唱过客乡里 春与秋撒满了希冀
夏与冬看透了生死 世代辈辈永远紧记

忘掉世间万千广阔土地 忘掉命里是否悲与喜
雾里看花一生走万里 但已了解不变道理

一天加一天
每分耕种 汗与血
粒粒皆辛酸
永不改变 人定胜天


希望我的朋友们, 善待你身边的民工。


2004年04月26日

0 Comments: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